START 04

拖太久幾乎忘了原本要寫些什麼T_T
而且這篇好沒內容…可惡T^T

話說寫到04但裡面其實才過了一個星期……可惡!進度有夠慢的!可惡!

 


 

傍晚,角落的門半掩著。

上面掛了今日公休,但是裡面燈火通明,有人陸陸續續的進來,無視門口掛著的牌子。

還不到客滿的程度,但是很明顯有一區沒有人坐的位置已經被行李箱佔據。

穿著侍者服的女孩子面帶笑容動作俐落的游走在眾人之間,端著呈物的容器將大伙帶來的食物一一裝好遞上,長圍裙一邊的口袋放著記事的便條,順道記上眾人的要求。

『啵!』的一聲有人拉開了易開罐的啤酒環,對著還在忙碌的女孩子的背影笑開來。「呦!晨玥,今天沒工作啊?」

女孩子偏過頭對著他笑了笑。

「真難得云姊今天放你出來。」

「也不想想我跟云是什麼交情!」推門進來的錢盈瑜聽到了對話,抱著雙臂輕哼一聲。「我要借人還有借不到的道理嗎。」

「是是是老闆娘人真偉大,每次都麻煩你真是不好意思啊。」

「你的口氣真討厭……司律怎麼可以跟你合作這麼久……」搖搖頭,錢盈瑜不解的碎碎念踏進吧檯。

「歡迎回來。」

吧檯依照慣例,只坐了二個人。開口的是崎鏡瑀。

錢盈瑜微微點頭,繼續動作迅速的綁上長圍裙。「你們今天一起來的?」

「嗯。」司律京微微點頭應了一聲。

「四點來的,你不在,是晨玥幫我們開門的。」

「你們比我預料的還早來。」

「哪有。」崎鏡瑀的視線很心虛的晃了晃。「沒戲的時候不也這個時間來。」

「那是沒戲的時候。」錢盈瑜歪了頭,打量著視線還在晃來晃去的崎鏡瑀。「不是明天的飛機,行李這麼早就收完了?」

「啊哈啊哈啊哈。」很明顯的這番話說中她的痛點。乾乾的笑了幾聲,隨後垂著頭目光哀怨的盯著吧檯桌面。「還沒收完…大概只收了一半。」

「那你還坐在這喝酒。」錢盈瑜輕哼了一聲,嘴角扯出的笑容百分之一百不是好心。「打算再熬夜收行李是吧,你有沒有哪次出國是提早收完行李的?」

很哀怨的扁了扁嘴。「沒有。」

聞言錢盈瑜扯了一個『我就知道』的笑容。「啊對了,司律你明天是幾點的飛機?」

「八點。」

「那差不多五點要出發嘛……」她頓了頓,似乎想到什麼事。「那我把樓上清一清,你們可以睡一下。」

「嗯,謝謝。」

「早餐再放桌上,你們再看是要帶上車吃還是在店裡吃。反正你們出門時我應該剛好收店。」

「哇盈瑜姊姊你真是個大好人!我可以點菜嗎!我早餐想要喝豆漿,而且要熱的!」

「少得寸進尺了你,我這邊只有牛奶。啊、如果要熱牛奶倒是可以幫你弄。」對崎鏡瑀拋了一個笑眼。「怎麼樣,對你夠好吧!不要太感激我嘿。」

「啊、沒魚蝦也好,那就熱牛奶吧。」

「瞧你一副好可惜的模樣,有就該偷笑了啦。」錢盈瑜笑著搖搖頭,隨後招來正在桌子間穿梭的應晨玥,將工作交給她之後便上樓整理房間。

 

 

等她再下樓已經是兩個小時過後的事。整間店客滿滿的,幾乎所有劇組的人都到了,而且因為都是熟人,氣氛非常的熱鬧,一反角落平常的安靜。

然後她拎著兩手ICE,一屁股擠到司律京跟崎鏡瑀中間。反正吧檯交給另一個人她也很放心。

「司律你這次要去多久?」

「二個月。」

「二個月都看不到你我會很寂寞。」

「那我呢那我呢,看不到我也會覺得很寂寞吧!」『喀』的一聲把瓶蓋打開,崎鏡瑀相當豪氣的灌了兩口發出『啊──』像老頭子一樣的長音。

偏過頭直視了她幾秒,錢盈瑜才緩緩吐出了幾個字。「──並不會。」

「哼哼你這個口是心非的傢伙──」然後又灌了兩口發出『啊──』的長音。「晨玥你別忙了,過來喝酒!」

應晨玥有點無奈地看她一眼。「我等一下就過去。」接著又開始游走在桌子與桌子之間收空杯與空瓶,順便遞上罐裝啤酒。

其實因為都是熟人,也沒什麼太需要整理的地方,每個人都很自助的自己來,所以即使人多、即使酒保只有一位,處理起來還是不費什麼心力的。

一輪之後,她低下頭看了看錶,暗嘆口氣帶上兩罐ICE坐在崎鏡瑀的旁邊。

「我最晚只能待到十二點,明天有通告。」

「喔好。」然後看了她擺上桌的兩罐ICE。「兩罐的意思是,你今天只喝這兩罐就收工了嗎?」

「對。」

「幹嘛這樣!你看這傢伙都帶兩手了耶!」

「兩罐就差不多了。」應晨玥微笑。「喝完就十二點了,放心。」

「放什麼心啊…」嘟著嘴碎碎念的崎鏡瑀轉眼間就乾完一瓶啤酒伸手撈了一罐ICE到自己面前。

「司律你這次沒有找晨玥?」發問的是錢盈瑜。

「沒有。」

「檔期沒接上。還在拍戲,接下來還有一張專輯要錄。」

「喔真可惜,有個傢伙老是碎碎念司律不找你拍戲她很無聊。」

應晨玥忍不住笑出聲。「我知道,前幾天晚上睡覺她老抓著我念這件事。」

「你們很討厭耶,老是喜歡隔著我聊天。」啊、當事人站出來了。

「專輯錄完之後呢?有什麼打算嗎?」可惜被無視了。

「不知道耶,要看云姊怎麼安排。司律要找我拍戲嗎?可以拗云姊給友情價哦。」

「是有這個打算,不過要看某人劇本怎麼寫。」

「哼哼知道我的重要性了吧!」被無視的某人總算被正視了,洋洋得意的站了起來。「下部我還沒個想法,晨玥想要怎麼樣的角色?」

「啊啊聊起公事來了,坐下坐下,我才不是為了讓你們談公事才把晨玥叫來的。」錢盈瑜用手中的ICE『鏘鏘』的輕敲了擺在崎鏡瑀面前的空玻璃瓶,示意她克制點。

「哈哈。」非常開心的張了嘴中氣十足的大笑,崎鏡瑀又開了一瓶ICE,反身跳下椅子舉起手中的玻璃瓶對著眾人大喊。「乾杯!」

「乾杯!」眾人合聲。

「祝一切順利!」

「祝一切順利!」依然是合聲。

「祝片子大賣!」

「這個太遠了啦還沒開鏡耶!」但馬上被吐糟。

「沒關係啦!乾杯!」

非常豪氣的,全乾了。

 

司律京接過錢盈瑜遞來的ICE,用瓶口跟錢盈瑜與應晨玥兩人手中的ICE輕敲一下。「乾杯。」

「祝你們一切順利。」

「祝你們一切順利。」

 

這是例行的行前會。

明天早上八點的飛機,全劇組開拔到日本北海道,展開為期兩個月的拍攝。

前一天先在角落集合,來個吃吃喝喝大會。當然自由參加,不會喝酒也可以隨意,角落可不只是賣酒而已,唯一要求是不淮喝醉,司律京是公私分明的人,要玩樂可以,但是不能擔誤到第二天的進度。

喝著手中的酒,錢盈瑜突然想起當司律還是學生的時候,為了拍部片忙到焦頭爛額的模樣。那個時候偶爾會看到崎拖著非常疲倦的司律出現在她家門口,而且還帶上半打海尼根。然後崎會只自顧自的喝海尼根,讓司律整個人散著髮的攤在她家沙發上休息。

她知道拍戲很忙,有的時候為了一個鏡頭耗上數時個小時,耗上數時個小時的成果卻又不見得會令人滿意;從早拍到晚,又再從晚拍到早,沒日沒夜的,只是為了想把戲拍好。司律很少抱怨這行辛苦,崎雖然常常喊著好忙好累沒時間休息,但是她知道她是非常樂在其中。

後來她一時興起開了角落。剛開業的時候冷冷清清,會來的都是些誤打誤撞進來的小綿羊。要說做公關嘛,也不是不行,只是錢永富帶來的人看到她一張冷臉,會再來光臨第二次的人著實不多就是。知道她開店最高興的莫過於崎──簡單的說因為她是個酒鬼,還為了可以就近喝酒,特地搬到角落附近。工作結束就撈著司律過來喝酒,沒工作的話就拎著食物在還沒開門之前在門口等……這女人對酒的執念真的異常的大。

 

 

「對了怎麼沒看到段小太?」逛完一圈的崎鏡瑀又拎了一手ICE回到吧檯。

「大概…是去探誰的班了吧,他這幾天都沒通告。」驀的想起之前華蝶詩醉攤在吧檯上段京太的反應,司律京突然覺得這部戲,情況可能會有點糟……

「探班?探誰的班?小詩嗎?」

「小詩?啊,你是指華蝶詩吧。」把一隻手擺上吧檯撐著下巴,司律京若有所思。「總覺得京太對她的反應還蠻特別的,不知道夜蝶會怎麼處理就是。」

「夜蝶?不要鬧緋聞就好吧,云在想什麼,為什麼要把段小太的經紀約交給她啊。」撇撇脣,錢盈瑜口氣中的不滿誰都聽的出來。

也跟著用手撐著下巴,應晨玥疑惑的開口。「為什麼說到探班就會想到小詩?他們兩個人有什麼特別的嗎?」

「啊晨玥你不知道嗎,段小太每次看到小詩都衝著她甜心甜心的叫,現在只差還沒被記者寫出來,不然就又變成人盡皆知的緋聞了。」

「他們兩個……」

「沒有交往。」崎鏡瑀說的很肯定,只是有小小聲的補一句大概還在曖昧階段。「不過是說小詩的反應真的很可愛,會讓人忍不住就想戳戳戳的逗弄她啊!」

句末還彷彿可以看到到處飄的愛心跟小花。

聞言的其他三人只能搖搖頭、嘆口氣、無奈的微笑──習以為常了啊!

「令你在別人面前要收斂一點啊。」

「那當然,你沒看不熟的人面前我都一臉正經。」揚揚眉,崎鏡瑀說的可得意了。

 

 

《未完》

  


題目 : 同人衍生創作
部落格分类 : 小說文學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管理人

崎鏡瑀 令

Author:崎鏡瑀 令
住人四位(其實應該算五位)
墨澄+眠澄 AR REN Gril
司律 Luts Chiwoo
隋絮 天使屋 Bernard
千歲 Volks DWC 01
住人簡介請點[未分類]→[未分類]
  

留言設定含http字會被禁止,包含留在URL一樣會被擋喔!(廣告留言不要再來了 囧>)
還請留言的訪客多注意一下^^b
如果要留含有網址的內容,可以多利用旁邊掛的留言版XD/

最近記事
回覆
類別
檢索
RSS
連結
管理者專用
HITS
貼紙
天使屋大狗協會 I LOVE DELF 反擊垃圾廣告信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CHIWOO同萌
MURMUR
PLURK
踩一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