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ART 03 (下)

寫得太隨興的下場就是爆字數 囧
認真說其實應該有不少bug……
反省(合掌)

 

 


角落的空間不太大,可以容納的客人也不太多,其實只需要一個人便可以完全打理好整間店。

所以當他們看到除了盈姊以外的人站在吧檯,驚訝,不是沒有道理的。

 

「歡迎光臨。」一推開門,男人充滿笑意的聲音便飄了過來。

銀灰色長髮在腦後隨意的紮起,留了一條長長的馬尾,而額前則垂了幾咎不聽話的髮絲。停下正在擦拭酒杯的手,深紫羅藍色的眼眸看著在門口驚嚇與石化參半的一行人,微微勾起嘴角口氣愉?。

羅翰龍愣了愣,柳郁妍從他的身後探出頭來。「盈姊…不在?」

「不是認識的人…啊?」馮詩韻也跟著從柳郁妍身後探出頭。

崔莤薇則是越過眾人站在最前頭,不客氣的瞇起眼打量著在吧檯的男人。「這傢伙是誰?」

男人放下手邊的工作,用手指點了點人數,順便忽略一干疑問,然後還是那個充滿了笑意的聲音。「最裡面的位子可以嗎?不介意的話可以先坐,我等一下就過去。」

羅翰龍點點頭,一行人才正準備往位子走去,男人的聲音又飄了過來。「可是未滿十八歲不能飲酒哦!還有,法律規定未滿十八歲在外逗留不可以超過十二點,現在已經快十二點囉!」

那個口氣,怎麼聽都很欠打。

柳郁妍扁扁嘴。「盈姊才不會這樣趕人家走…」那副眼淚在眼眶中打轉的神情,讓旁人看到還以為她受到了什麼欺負。

「就是說嘛,盈姊才不會這樣趕人家走……」彷彿可以看到馮詩韻垂得低低的耳朵,像隻被主人遺棄的小貓。(段京太OS:不是小貓,是老虎)

崔莤薇抱著雙臂一副你能奈我何的霸氣模樣。「盈姊呢?叫盈姊出來!」

「你們…是來鬧事的嗎?」眨了眨眼,男人的口氣有些遲疑。

「不是。」羅翰龍暗嘆口氣,把其它人往裡面推,然後走到男人的面前,遞出身份證。「滿十八歲就沒問題了吧?」

「嗯。」男人好像也不是真的很在意年齡的問題,只是隨意的看了一眼,就把身份證還給羅翰龍。「跟之前一樣嗎?」

「什麼?」

男人歪了歪頭。「唔,我說酒,你們要點跟之前一樣的嗎?」

「你知道?」

「啊…」男人從吧檯撈出一張紙條。「老闆留的,應該是指你們吧?」

接過紙條看清楚。「對,是我們。」然後再把紙條還給男人。「跟上面寫的一樣就好。」

等他走回位置時,免不了又是一陣討論。

「小蠍子你跟他講什麼怎麼講這麼久?」

「對啊我還以為你會跟他打起來。」崔莤薇四處張望著。「…啊!抱枕!盈姊果然有幫我準備,小詩把抱枕給我!」

「點酒。」閃過馮詩韻扔去的抱枕,羅翰龍淡答。

「小蠍子你怎麼知道我們要喝什麼?」

「對啊我們什麼都沒說。」

「而且我今天想喝點別的……」馮詩韻小小聲的說。「剛剛進來的時候有看到有一桌擺了很漂亮的飲料有好多種顏色的,感覺好像很好喝。」

「……」羅翰龍無言的看了馮詩韻一眼,決定忽略她的發言。「盈姊有留紙條,我想那個人應該是來代班的吧,也許過幾天就可以看到盈姊了。」

「哦哦!」

「那盈姊究竟什麼時候回來?」

「不好意思打擾了。」男人微笑的打斷四人的談話,並將酒一一置於桌上。「請慢用。還有,老闆大概下星期才會回來。」

「喔、謝謝。」愣愣的看著男人離去的背影,等到男人走回吧檯馮詩韻才想到一件事。「啊!我忘了要加點!」

「可是他好像也幫我們調了…」柳郁妍猶豫的看著其中一杯顏色特別豔麗的調酒。

「唔哇好棒!」

你們會醉死……

無言的看著東一口西一口到處混著喝的三個女孩子,羅翰龍只能默默的在心底發牢騷。

 

「對了對了小詩小詩那邊那個是小司律嗎?」柳郁妍疑惑的拍拍馮詩韻的肩,要她看向吧檯的地方。

「小司律…啊!是司律京導演嗎?」馮詩韻興奮的睜大了眼,看向柳郁妍所指的方向。

她知道盈姊跟司律京導演好像有點私交,只是每次看到司律京導演想過去要個簽名都會被盈姊阻止。

可惡她又不是什麼奇怪的人!只是想要個簽名而已也不行……

「好像是耶。」崔莤薇也抱著抱枕湊過去仔細看。「沙律醬旁邊那個不是段京太嗎?沒想到他會在這裡遇到他……欸欸小詩你去哪?」

話還沒說完,馮詩韻已經抱了一杯酒溜到吧檯邊,偏著頭眼睛眨呀眨。「司律京導演你是司律京導演嗎?」

司律京側過頭,有些意外。「……你是?」沒記錯的話應該是馮詩韻?

坐在他邊旁的段京太則有些吃味的哼了一聲,硬是從座位上站起擠到兩人中間。「甜心我也有來啊你這樣忽略我讓我好傷心啊。」還一副心都碎了的表情。

不知道是習慣段京太的突然性發言還是已經喝醉了,馮詩韻臉紅紅的晃了晃頭,很自在的反駁。「我沒有忽略你啊只是沒看到你,對不起對不起。唔哇可以看到司律京導演真讓人高興我好喜歡導演你拍的電影……」還附帶淺淺的笑容跟迷矇的雙眼。

迷矇的雙眼?!

段京太瞇起眼看著馮詩韻搖搖晃晃的爬上高腳椅,然後搖搖晃晃的把空的杯子遞給酒保,然後緩緩的將臉頰往吧檯上貼,然後──睡著了。

「睡著了?!」又驚又怒的段京太伸手戳了戳馮詩韻的肩膀,被戳的人微微扭動之後還是沒有半點要醒來的模樣繼續睡。

「真是……」越過段京太身體看到這副景像的司律京忍不住低喃,下意識的往其他人方向看去,果然也不例外的全睡死在沙發上。「學長你有沒有聯絡他們經紀人的方法?」錢盈瑜在的時候是她收拾,現在她不在而他不過偶爾來也可以撞到這種情景要幫忙收拾,真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不好。

酒保──也就是司律京口中的學長──又從吧檯下方撈出一張小紙條。「你說的是這個嗎?」

上面寫了兩個名字:晏陽雪與徐子揚。而且還附註一排字:被藍希和南宮烈指名接回旗下藝人的倒楣鬼。

「對。」司律京好笑的看著錢盈瑜的附註,忍不住對這兩個名字多了點注意。「等下打個電話請他們過來吧。」

「果然是倒楣鬼啊。」看到下面那排附註,酒保口氣也是充滿了笑意。

段京太疑惑的看著倒在吧檯上的馮詩韻,然後又看向睡倒在沙發上的一行人,露出一個痞痞的笑容。「司導我可以送甜心回去!」

司律京瞄了他一眼。「別想,送到最後還不是我去接你,有送跟沒送一樣。」

「嘖!」他都忘了,現在是司導在負責他的交通。

 

《未完》
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管理人

崎鏡瑀 令

Author:崎鏡瑀 令
住人四位(其實應該算五位)
墨澄+眠澄 AR REN Gril
司律 Luts Chiwoo
隋絮 天使屋 Bernard
千歲 Volks DWC 01
住人簡介請點[未分類]→[未分類]
  

留言設定含http字會被禁止,包含留在URL一樣會被擋喔!(廣告留言不要再來了 囧>)
還請留言的訪客多注意一下^^b
如果要留含有網址的內容,可以多利用旁邊掛的留言版XD/

最近記事
回覆
類別
檢索
RSS
連結
管理者專用
HITS
貼紙
天使屋大狗協會 I LOVE DELF 反擊垃圾廣告信 尷尬網誌寫作者互助協會 CHIWOO同萌
MURMUR
PLURK
踩一腳